首页
>专题>建党百年>党史学习
信仰的力量——第一本中文版《共产党宣言》原来是这样出版的

发布时间:2021年08月17日 14:37

信息来源:威海市档案馆

浏览次数:

【编者按】

2021年,我们将迎来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近百年来,为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使命,无论是弱小还是强大,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中国共产党都初心不改、矢志不渝,团结带领人民历经千难万险,付出巨大牺牲,敢于面对曲折,勇于修正错误,攻克了一个又一个看似不可攻克的难关,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彪炳史册的人间奇迹,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再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中国文明网“知史明道”订阅号推出党史故事专栏“信仰的力量”。在《共产党宣言》第一个中文全译本出版100周年之际,让我们怀着尊崇之心,重温它出版的故事。

在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有一件镇馆之宝:《共党产宣言》。你心中一定疑惑,不是《共产党宣言》么?是不是搞错了?没错,这是印错书名的《共产党宣言》,但却是最珍贵的中文全译本。它的诞生几经波折,历尽艰辛。

1920年8月出版的《共产党宣言》中文全译本(左)和9月出版的《共产党宣言》中文全译本(右)。图片来源: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官网 

“尽快把《共产党宣言》翻译出来!”

1920年1月初,这一年的上海格外寒冷,雪花覆盖了黄浦江两岸。

“我感觉到了你们身边,如同靠在熊熊燃烧着的熔炉边一样,格外温暖!”陈独秀一坐下来就开始与李汉俊、陈望道等商量一件大事。

“俄国革命已经胜利了。我们现在要做的一件事,就是要建立自己的政党。这次在离开北平时,我与李大钊先生就讨论过这事。此行到上海来,就是想与诸君一起完成此大业!”陈独秀明确地亮出了自己的任务与观点。

“成立政党,必须先有思想上的准备啊!现在应当有个权威的阵地将真正的马克思主义传播出去。”陈望道说。

李汉俊说:“我同意望道弟的意见。建党必须先得把马克思主义学说研究透、研究好,我们才不会迷失方向。所以我建议尽快把马克思、恩格斯的代表作《共产党宣言》翻译出来……”

陈独秀频频点头“你们的意见极是。组建政党必须理论开道才是!”

“完全同意,我们马上分头行动!”李汉俊和陈望道异口同声表示赞同。

后来,李汉俊把自己从日本带回的一本英文版《共产党宣言》和一本日文版《共产党宣言》交给了陈望道。“马克思的经典著作必须字字翻译准确,此事非望道莫属!”陈独秀紧握陈望道的双手,深情地说:“拜托了!”末后又说:“望道,你最好别在上海,躲到哪个世外桃源去把它突击翻译出来吧!”

陈望道苦笑道:“那只能回我老家义乌了!那儿就是你们想找我也不容易找得到呢!” 

“我这书也很甜呢!”

1920年的早春,陈望道带着两本外文版《共产党宣言》,冒着寒风、踩着雪花,回到了自己的故乡浙东小山村分水塘。

为了安静,陈望道就在自己家的柴屋里搁了一张桌子,开始了他的翻译。

古朴的山乡让陈望道全神贯注地进行着自己的翻译,神往于马克思、恩格斯在文字中所呈现出的世界风云。这位义乌青年忘掉了身边所有的一切,唯有笔尖在纸张上“沙沙”作响……

这时,母亲拿着饭碗和几只粽子,以及一碟甜甜的红糖进了屋,见儿子埋头在纸上写字,不舍打扰,便悄悄地退了出去,把门轻轻掩上。

沉浸在波澜壮阔的革命激情与文献译著之中的陈望道随手抓起桌上的粽子,用手扒拉着解开粽叶,然后习惯性地在碟子里蘸点红糖,再塞进嘴里。咀嚼着母亲专门为他包的香喷喷的粽子,他觉得很润、很甜,就这样边吃边译……

“融儿,红糖够不够呀?”这是母亲的声音,她怕打扰儿子,就站在门外问道。

“够了够了……蛮甜的了!”儿子在里边传出话来。

快到傍晚时分,母亲轻手轻脚地推开柴门,去给儿子收拾碗筷。嗯?碟子里的红糖咋没动?母亲觉得奇怪,便看看仍在埋头写字的儿子,越看越不对劲:“你的嘴上咋弄得这么黑呀?”

“啥?”陈望道这时才抬起头来。

“哎呀!尽是墨哪……”母亲叫了起来,“你咋把墨弄到嘴里去了嘛?”

陈望道顺手往嘴边一抹,再一看,便哈哈大笑起来:“娘,是我刚才把墨汁当成红糖蘸着吃了……”

“看你!”母亲嘀咕道,“你啊,一有书看、有字写,就啥都不在乎了!那墨跟糖能一样吗?我看,都是这书把你搞糊涂了。”

儿子笑了,说:“娘,我没糊涂,你的粽子和红糖很甜,我这书也很甜呢!” 

“这个我们支持!”

格列高里·纳乌莫维奇·维经斯基,中文名吴廷康。图片来源:中共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

陈望道完成翻译后,立即返回上海,将翻译的中文稿交给了李汉俊和陈独秀。一拿到译稿,陈独秀就迫不及待地浏览起来,不禁拍案叫绝。他赶紧请通晓日德英法四国语言的李汉俊帮助校阅,还托李大钊从北大图书馆借出英文版《共产党宣言》,以资对照。为慎重起见,陈独秀在李汉俊校完后,又再行校勘一番。

但是说到出版,囊中羞涩的陈独秀就有些为难了,已经几个月没薪水的他无奈地双手一摊,耸耸肩,自嘲道:“秀才想打仗,没钱买枪炮……实在是愁煞人啊!”

当时,俄共(布)远东局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分局委派的全权代表维经斯基正在上海,与陈独秀等商讨创建中国共产党的事宜,其中一项重要任务就是要设立一家印刷所,开展马克思主义的宣传工作。

“我们现在是要啥没啥,除了一张嘴和一支笔外……”陈独秀对维经斯基的到来十分高兴,见了客人,他的直性子就上来了。

“这个我们支持!”维经斯基立即拿出1000元大洋的银票交给陈独秀。

随即,一个名为“又新”的印刷所在辣斐德路成裕里(今复兴中路221弄)12号成立了。

没过多久,几经磨砺的《共产党宣言》中文全译本终于付梓,共计印行1000册。首版比现今的小32开还略小,显得玲珑精致,封面印着红底的马克思半身坐像,画像上方印有“社会主义研究小丛书第一种”、“马格斯、安格尔斯合著,陈望道译”等字样。翻开小册子,内页是用5号铅字竖版直排,无扉页及序言,亦不设目录,风格简洁。稍有缺憾的是,书名被错印成《共党产宣言》,文中也有20余处讹字。毕竟这是“又新”印刷所开机印制的第一本书,出错也情有可原。

《共产党宣言》中文全译本推出后,迅速在先进知识分子群体中掀起一股购买与阅读热潮,很快便告售罄。9月,在勘误之后,《共产党宣言》中译本印行了第二版,封面改为蓝色。与首版相仿,第二版同样热销,以致许多读者致信《新青年》《民国日报》,询问购书事宜。

或许连陈望道本人也未曾料到,他翻译的《共产党宣言》会在当时的革命青年和知识分子中产生强烈反响。

1921年9月,中国共产党在上海设立人民出版社,在该社的首批出版书目中,陈望道的《共产党宣言》中译本赫然列于前位。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广州平民书社、上海书店等纷纷重印此书,单是平民书社一家就重印达10次之多。至1926年5月,该书已相继印行17版,其再版的速度远超同时代的任何一本图书,受欢迎的程度可见一斑。

毛泽东说,“我第二次到北京期间,读了许多关于俄国情况的书。我热心搜寻那时候能找到的为数不多的用中文写的共产主义书籍。有三本书特别深地铭刻在我的心中,建立起我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这三本书是《共产党宣言》《阶级斗争》和《社会主义史》。——摘自中共党史出版社、党建读物出版社《中国共产党的九十年》

《共产党宣言》是一部科学洞见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经典著作,是一部充满斗争精神、批判精神、革命精神的经典著作,是一部秉持人民立场、为人民大众谋利益、为全人类谋解放的经典著作。——2018年4月23日,习近平在第十九届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五次集体学习时强调 

(参考资料:新华社、学习时报、解放日报)

【编者按】

2021年,我们将迎来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近百年来,为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使命,无论是弱小还是强大,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中国共产党都初心不改、矢志不渝,团结带领人民历经千难万险,付出巨大牺牲,敢于面对曲折,勇于修正错误,攻克了一个又一个看似不可攻克的难关,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彪炳史册的人间奇迹,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再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中国文明网“知史明道”订阅号推出党史故事专栏“信仰的力量”。在《共产党宣言》第一个中文全译本出版100周年之际,让我们怀着尊崇之心,重温它出版的故事。

在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有一件镇馆之宝:《共党产宣言》。你心中一定疑惑,不是《共产党宣言》么?是不是搞错了?没错,这是印错书名的《共产党宣言》,但却是最珍贵的中文全译本。它的诞生几经波折,历尽艰辛。

1920年8月出版的《共产党宣言》中文全译本(左)和9月出版的《共产党宣言》中文全译本(右)。图片来源: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官网 

“尽快把《共产党宣言》翻译出来!”

1920年1月初,这一年的上海格外寒冷,雪花覆盖了黄浦江两岸。

“我感觉到了你们身边,如同靠在熊熊燃烧着的熔炉边一样,格外温暖!”陈独秀一坐下来就开始与李汉俊、陈望道等商量一件大事。

“俄国革命已经胜利了。我们现在要做的一件事,就是要建立自己的政党。这次在离开北平时,我与李大钊先生就讨论过这事。此行到上海来,就是想与诸君一起完成此大业!”陈独秀明确地亮出了自己的任务与观点。

“成立政党,必须先有思想上的准备啊!现在应当有个权威的阵地将真正的马克思主义传播出去。”陈望道说。

李汉俊说:“我同意望道弟的意见。建党必须先得把马克思主义学说研究透、研究好,我们才不会迷失方向。所以我建议尽快把马克思、恩格斯的代表作《共产党宣言》翻译出来……”

陈独秀频频点头“你们的意见极是。组建政党必须理论开道才是!”

“完全同意,我们马上分头行动!”李汉俊和陈望道异口同声表示赞同。

后来,李汉俊把自己从日本带回的一本英文版《共产党宣言》和一本日文版《共产党宣言》交给了陈望道。“马克思的经典著作必须字字翻译准确,此事非望道莫属!”陈独秀紧握陈望道的双手,深情地说:“拜托了!”末后又说:“望道,你最好别在上海,躲到哪个世外桃源去把它突击翻译出来吧!”

陈望道苦笑道:“那只能回我老家义乌了!那儿就是你们想找我也不容易找得到呢!” 

“我这书也很甜呢!”

1920年的早春,陈望道带着两本外文版《共产党宣言》,冒着寒风、踩着雪花,回到了自己的故乡浙东小山村分水塘。

为了安静,陈望道就在自己家的柴屋里搁了一张桌子,开始了他的翻译。

古朴的山乡让陈望道全神贯注地进行着自己的翻译,神往于马克思、恩格斯在文字中所呈现出的世界风云。这位义乌青年忘掉了身边所有的一切,唯有笔尖在纸张上“沙沙”作响……

这时,母亲拿着饭碗和几只粽子,以及一碟甜甜的红糖进了屋,见儿子埋头在纸上写字,不舍打扰,便悄悄地退了出去,把门轻轻掩上。

沉浸在波澜壮阔的革命激情与文献译著之中的陈望道随手抓起桌上的粽子,用手扒拉着解开粽叶,然后习惯性地在碟子里蘸点红糖,再塞进嘴里。咀嚼着母亲专门为他包的香喷喷的粽子,他觉得很润、很甜,就这样边吃边译……

“融儿,红糖够不够呀?”这是母亲的声音,她怕打扰儿子,就站在门外问道。

“够了够了……蛮甜的了!”儿子在里边传出话来。

快到傍晚时分,母亲轻手轻脚地推开柴门,去给儿子收拾碗筷。嗯?碟子里的红糖咋没动?母亲觉得奇怪,便看看仍在埋头写字的儿子,越看越不对劲:“你的嘴上咋弄得这么黑呀?”

“啥?”陈望道这时才抬起头来。

“哎呀!尽是墨哪……”母亲叫了起来,“你咋把墨弄到嘴里去了嘛?”

陈望道顺手往嘴边一抹,再一看,便哈哈大笑起来:“娘,是我刚才把墨汁当成红糖蘸着吃了……”

“看你!”母亲嘀咕道,“你啊,一有书看、有字写,就啥都不在乎了!那墨跟糖能一样吗?我看,都是这书把你搞糊涂了。”

儿子笑了,说:“娘,我没糊涂,你的粽子和红糖很甜,我这书也很甜呢!” 

“这个我们支持!”

格列高里·纳乌莫维奇·维经斯基,中文名吴廷康。图片来源:中共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

陈望道完成翻译后,立即返回上海,将翻译的中文稿交给了李汉俊和陈独秀。一拿到译稿,陈独秀就迫不及待地浏览起来,不禁拍案叫绝。他赶紧请通晓日德英法四国语言的李汉俊帮助校阅,还托李大钊从北大图书馆借出英文版《共产党宣言》,以资对照。为慎重起见,陈独秀在李汉俊校完后,又再行校勘一番。

但是说到出版,囊中羞涩的陈独秀就有些为难了,已经几个月没薪水的他无奈地双手一摊,耸耸肩,自嘲道:“秀才想打仗,没钱买枪炮……实在是愁煞人啊!”

当时,俄共(布)远东局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分局委派的全权代表维经斯基正在上海,与陈独秀等商讨创建中国共产党的事宜,其中一项重要任务就是要设立一家印刷所,开展马克思主义的宣传工作。

“我们现在是要啥没啥,除了一张嘴和一支笔外……”陈独秀对维经斯基的到来十分高兴,见了客人,他的直性子就上来了。

“这个我们支持!”维经斯基立即拿出1000元大洋的银票交给陈独秀。

随即,一个名为“又新”的印刷所在辣斐德路成裕里(今复兴中路221弄)12号成立了。

没过多久,几经磨砺的《共产党宣言》中文全译本终于付梓,共计印行1000册。首版比现今的小32开还略小,显得玲珑精致,封面印着红底的马克思半身坐像,画像上方印有“社会主义研究小丛书第一种”、“马格斯、安格尔斯合著,陈望道译”等字样。翻开小册子,内页是用5号铅字竖版直排,无扉页及序言,亦不设目录,风格简洁。稍有缺憾的是,书名被错印成《共党产宣言》,文中也有20余处讹字。毕竟这是“又新”印刷所开机印制的第一本书,出错也情有可原。

《共产党宣言》中文全译本推出后,迅速在先进知识分子群体中掀起一股购买与阅读热潮,很快便告售罄。9月,在勘误之后,《共产党宣言》中译本印行了第二版,封面改为蓝色。与首版相仿,第二版同样热销,以致许多读者致信《新青年》《民国日报》,询问购书事宜。

或许连陈望道本人也未曾料到,他翻译的《共产党宣言》会在当时的革命青年和知识分子中产生强烈反响。

1921年9月,中国共产党在上海设立人民出版社,在该社的首批出版书目中,陈望道的《共产党宣言》中译本赫然列于前位。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广州平民书社、上海书店等纷纷重印此书,单是平民书社一家就重印达10次之多。至1926年5月,该书已相继印行17版,其再版的速度远超同时代的任何一本图书,受欢迎的程度可见一斑。

毛泽东说,“我第二次到北京期间,读了许多关于俄国情况的书。我热心搜寻那时候能找到的为数不多的用中文写的共产主义书籍。有三本书特别深地铭刻在我的心中,建立起我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这三本书是《共产党宣言》《阶级斗争》和《社会主义史》。——摘自中共党史出版社、党建读物出版社《中国共产党的九十年》

《共产党宣言》是一部科学洞见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经典著作,是一部充满斗争精神、批判精神、革命精神的经典著作,是一部秉持人民立场、为人民大众谋利益、为全人类谋解放的经典著作。——2018年4月23日,习近平在第十九届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五次集体学习时强调 

(参考资料:新华社、学习时报、解放日报)

来源: “知史明道”  转载于中国文明网

上一篇 :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